正在加载内容。。。
确定
养老金新闻 · 分站 企业年金 · 分站 老年健康· 分站

养老保险改革,“往下拉”的公平?

新闻快讯养老金

  日前,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已正式下发,山西、上海、浙江、广东、重庆5个试点省市正在启动准备工作。据介绍,改革的大体方向和思路是:事业单位要分为两类,有行政职能的纳入公务员的劳动保障体系;另一部分具有经营性质的事业单位,将参照企业职工保障制度进行改革。此举,被视为弥合企事业单位员工退休金“剪刀差”的有效举措。
 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拟定的《农民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办法》和《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暂行办法》,也于2月20日结束了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两份文件的草成,被视作向建立覆盖全国的社保制度迈出了坚实一步。
但阻力也接踵而至。3月5日,全国政协教育界等77名委员联名提案,建议暂时停止在教师队伍中进行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。
  小步弥合“剪刀差”
  李华最近有点烦。她担心的是儿子,儿子是上海一家高校哲学系的讲师,每月收入不高,仅3000元。不过,李华挺看好儿子的未来:“关键是退休以后待遇好,没意外的话,他会在教授的职位上退休,在原工资上打个八九折,5000元退休金不成问题。”现在,上海成了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的试点城市,在李华的理解中,即是事业单位与企业的退休待遇拉平,“那至少得少一半啦。”
  身为退休小学教师的李华,对事业单位与企业退休金收入的“剪刀差”深有体味。6年前,她从黄浦区的一所小学退休时,退休工资每月2000元出头,与上班时收入不相伯仲。1年后,身为一家国企高级工程师的丈夫张俊方退休,退休金每月却只有区区的1200元。几年间,两人退休工资都有增长,但李华的增幅一直高于张俊方。
  事业单位和企业退休收入“剪刀差”久为人诟病,这几年,政府已开始有意识缩减差距。按上海政策,企业退休职工年满70岁以上,每月会多加一份按工龄折算的养老金。然而,以这样每月几十元,最多上百元的蜗行速度,要想消弭企事业单位退休收入的“剪刀差”,委实是遥不可及。
  用“向下拉”的方式实现公平
  对此次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,李华与诸多人士都有这样的悲观印象:改革是以“往下拉”的方式,来实现事业单位与企业退休员工收入的公平。也因此,目前有不少年已临界的事业单位员工惶惶然欲办提早退休。广东省一些高校不得不出台措施,暂缓办理提前退休。
  这是非常愚蠢的方式。”北大社会学系退休教授夏学銮说,“这次的改革只针对事业单位,却不触及公务员,这只会让公务员成为众矢之的,把‘官’与‘民’置于直接对立的位置。”“把事业单位的养老金下降,与企业看齐,在某种意义上是斯文扫地。”
  最新消息传出,3月5日,全国政协教育界等77名委员联名提案,建议暂时停止在教师队伍中进行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杨春时是第一提案人。杨春时认为:“教师养老保险改革应与公务员同步进行,并保持同等水平。教师待遇不低于公务员,是教育法明文规定的。现在,据我所知,广东准备采取过渡性养老金等措施,这都是不能解决实质问题的临时方案,将来会否变动不得而知。必须要加以制度化,与公务员保持一致。”
  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
  当然,政策的延续性也是各地区在改革中严重关注的因素。3月2日,广东省劳动保障厅首度澄清,事业单位养老金不会大降。改革拟采用“老人老办法、新人新办法,中人补齐”的办法,新办法实施前已退休的“老人”,待遇照旧,而新入职的员工,则直接入社保。对于那些已有一定工作年限又尚未退休的“中人”,在基本养老金计发上,将助之以“过渡性养老金”。据了解,上海市拟采取的做法与广东有相似之处。
  在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学会青年学者委员会副主任、上海交通大学教师张录法看来,事业单位员工的高退休金,很大程度上是一种“虚火”,是由企业普遍偏低的退休金衬托出来的“高”。张录法介绍说,现在企业退休金的计发方法,是缴满15年养老保险后,退休后可在个人账户养老金之外,拿到一笔来自社会统筹的养老金。事实上,即便企业员工连续缴费30年,到退休时,其个人账户积累也并不丰裕。根据国发[2005]38号文件的规定,2005年12月31日之前,企业为员工缴纳的养老保险,会有3%进入个人账户,其余划入社会统筹账户。2006年1月1日后,企业缴费全部进入社会统筹账户,这进一步减少了个人账户金额。
  “这种计发方式导致不少企业退休员工的养老金偏低,这种计发方法是否科学?如果不科学,事业单位并入是否错上加错?目前,我们应抓住契机,进行更详尽的测算,得出一个更科学的养老金计发方法。”张录法说。
  实现多支柱养老
  尽管有种种议论与怨言,“改革肯定要往前走,走社会保险的路子也是大势所趋。”财政部科研所副所长王朝才认为。他还透露,公务员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也在酝酿之中。
  “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,也为我国养老保险实现多支柱提供了一个契机。”张录法认为。基本养老金、职业(企业)年金、个人自愿性养老保险被认为是养老保险三大支柱。目前在我国,第一支柱占养老金的50%,第二支柱与第三支柱都极为弱小。利用改革弱化第一支柱,做强第三支柱,在张录法看来,不失为养老保险改革的一条较为光明的前途。“这需要国家有相应的配套政策,比如变相提高个税起征点,让老百姓购买一定数量的商业养老保险,或者将一定限额下的收入存入一个专门用于养老的储蓄账户,政府对此商业保险或者储蓄给予免税待遇,以此引导民众做实第三支柱。在此基础上,第一支柱就可以适当降低,个人与企业缴纳的养老保险费用都可下浮。不少低收入人群,包括农民工也有能力参与缴费。”张录法说。
  不论城乡,无关贫富,让每个人都能“老有所养”,此外,再通过多支柱的养老保险,实现退休金的丰俭差异,可能是养老保险改革的最终目标。对此,清华大学养老金工作室主任杨燕绥的设想是,将社会统筹国民化与个人账户全民化相结合。所谓社会统筹国民化,是由政府给每一个退休的老人一份吃饭的钱。个人账户全民化,是指个人择时、酌情,通过职业年金等方式储蓄养老金。张录法对这一筹划基本赞同。“我也赞成由社保基金给每个退休老人一份活命钱,要全国统一、均等,不能有地区、城乡差异,否则会有人员流动等问题出现。当然这个数字肯定是很低的。然后,各省市可以视各自财政状况实现层层附加,最后,个人再通过职业年金、商业保险、储蓄等形式,充实自己的个人账户。”
  不过,对“活命钱”的筹集,张录法又有建议,最好由“费”改“税”,改个人缴费为征税。这样,一些困难群体,比如拿最低工资的劳动者,可以豁免税收,“这样才能实现养老人群的全覆盖。”

 

消息来源:凤凰网财经

政策法规

新闻快讯

企业年金

养老产品

健康养生

工具箱